小說 救命!王妃又在裝嬌弱了討論-第100章 王爺怒極了,要休了女主閲讀

救命!王妃又在裝嬌弱了
小說推薦救命!王妃又在裝嬌弱了救命!王妃又在装娇弱了
两人一前一后追逐着来到里屋,刚来到门帘外,殷重华抬眼看了看屋里,一怔之后,他瞬间停下了脚步。
他冷冰冰盯着屋里的人,冷声质问南宝姝:“你在金屋藏娇,嗯?”
“……”
南宝姝站在高大的殷重华身后,还没看清里面是什么情况,听到殷重华这话,她有些困惑。
金屋藏娇?
那么大一条巨蟒,也算得上“娇”么?
应该说金屋藏蟒吧?
她带着疑惑,偏过头从殷重华身边的缝隙处看了一眼里屋的情况,一瞬间,她傻眼了。
等等!
恶魔低语时
她的巨蟒呢?
那么大一条巨蟒呢?
跑哪里去了?
为什么只剩下了一个周春生?
南宝姝不可思议地盯着蹲在窗边一脸煞白的小少年,想到刚刚在门口听到那一声响,她眨了眨眼。
难道刚刚那是巨蟒跃窗离开的动静?
周春生会跑去蹲在窗口,是因为怕殷重华追到窗口发现逃离的巨蟒,所以他索性守在那里扰乱殷重华的注意力?
在南宝姝分析屋里情况时,殷重华眼里已经凝结满寒冰。
他浑身散发着可怕的低气压,足以将人冻结!
他冷漠看了一眼周春生,又侧过身,冷冷盯着南宝姝,嗓音沉凝:“来,给本王解释清楚,你支开院中奴仆,将一个美少年带进你房里,究竟想做什么?”
他漆黑的眼里没有一丁点温度。
主子房里有小厮干活儿,这不奇怪,可知道避嫌的主子根本不会单独留一个小厮在房里,身边再怎么都得留一个丫鬟。
而南宝姝呢?
她房里只有这一个小厮,又是前两天她自己从街上勾勾搭搭带回去的,而且长相绝美,在这种前提下,她把这小厮叫进她房里后就鬼鬼祟祟故意支开院子里所有奴仆,在看到他这个夫君来了,还做贼心虚想将他引到隔壁院子里,生怕他进来看到了小厮——
这种种加在一起,还不够奇怪吗?
好事不避人,她和这小厮若是心里没鬼,为何要避着人,为何要故意将所有奴仆支开?
偌大院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人,她还能做什么好事?
他见过公主养面首私生活混乱的多了去了,史书上多的是!
所以,恕他龌龊,南宝姝这个南疆公主跟貌美小厮孤男寡女鬼鬼祟祟避着众人偷偷躲在房间里,这种情景下他只能想到偷人这件事!
在他亲自抓到这一幕以后,他还能让南宝姝自己解释,没有暴怒对她吼出“偷人”二字,已经是他对南宝姝最大的尊重,是他难得的好涵养了。
“……”
听着殷重华压抑着怒气的嗓音,南宝姝默默跟蹲在窗边的周春生对视一眼,然后抬头看着殷重华。
解释?
月 下
她现在应该怎么解释?
巨蟒都跑了,她要是说她让周春生进房间里来是为了帮她看管巨蟒的,殷重华会信吗?
应该不会信吧……
殷重华肯定会说她胡说八道。
虽然她能用院墙后面那被巨蟒压塌的草木痕迹来证明她院子里的确有巨蟒出现过,可她现在还没想好,到底要不要告诉殷重华她房间里曾经躲过一条巨蟒。
因为她不知道,究竟是她金屋藏娇的罪过更大,还是金屋藏蟒进而牵扯出她和周春生的蛊王体质更严重。
好像,两者都挺严重。
金屋藏娇会让她在殷重华心里烙印下一个“不守妇道”“风流浪荡”的坏印象。
在她不愿意和离的情况下,在夫君心里烙了这么一个印记,非常不利于她们今后相处。
可是金屋藏蟒,牵扯出蛊王体质,那是会要命的啊……
一旦让人发现她跟前朝那些被烧死的蛊师拥有一样的体质,大殷必定会立刻派人去南疆调查她过往十八年的点点滴滴。
虽然她炼蛊一事爹娘帮她隐藏得极好,可是大殷的人若仔仔细细去盘查,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肯定还是能找到她炼蛊的痕迹的……
黑道 總裁 獨 寵 妻
南宝姝在权衡利弊所以沉默,周春生是不知道主子心里作何打算所以不敢冒然开口,可一旁的殷重华见他们两人竟都默不吭声,浑身的怒气瞬间登至顶峰。
“都无话可说,看来你们是默认了,嗯?”
殷重华冰冷的眼神在两人身上来回打量,压抑着愤怒,冷笑。
“现在本王说你们在这里通奸,不算是刚愎武断侮辱你们了吧?若你们俩清清白白,本王要你们解释,你们必定会争着抢着力证清白,可你们两人都沉默不言,赫然是心虚默认了你们之间有鬼,你们无话可说,无从辩解——”
说到这儿,他抬手,修长手指狠狠扼住南宝姝白皙的下巴。
力气之大,让他手指扼住之处都泛出了一片青白交加。
他死死盯着南宝姝,一字一顿:“南宝姝,这就是你死活不肯和离、口口声声说爱本王该做的事?你青天白日的在这佛门圣地做这种龌龊事,你就不怕菩萨降罪于你们吗?”
说完,他嫌恶地甩开南宝姝的下巴,他用力太大,甩得南宝姝整个人都跟着往旁边偏了偏。
“……”
南宝姝娇弱地扶着门站稳,无辜又楚楚可怜地抬手摸着自己隐隐作痛的下巴。
她这可真是无妄之灾啊!
都怪巨蟒害她。
偷偷看了一眼殷重华脸上寒霜与暴怒交织的神情,南宝姝心里做出了决断。
既然她暂时不想与殷重华和离,那就供出巨蟒吧。
巨蟒再难得,再憨傻可爱,那也只是跟她萍水相逢对吧,反正现在巨蟒也已经跑掉了,她供出来了巨蟒也不会丢命,对吧?
只要把眼下的事敷衍过去,她以后再看到巨蟒就躲得远远的,不再给巨蟒靠近她的机会,她应该就不会暴露蛊王体质了……
南宝姝想到这儿,又眨着眼睛偷偷看了一眼盛怒的殷重华。
不过,她要等殷重华这家伙再多说几句绝情话,她再开口解释。
这样,她就可以在自证清白以后,在他心虚愧疚的情况下,哭哭啼啼抱着他诉委屈,好好拿捏他了……
可怜殷重华还不知道南宝姝的险恶用心。
他一边从袖子里掏出手绢擦拭自己的手指,一边冷冷说:“本王前几天好言好语与你和离,你不肯,如今却瞒着本王,假借着到佛门小住的借口与人做这种叫人恶心的龌龊事,你可有将本王放在眼里?”
他将帕子扔到南宝姝身上,厌恶地盯着她:“本王要休了你!立刻!”
南宝姝低头看着甩到自己身上的帕子,眼前一亮!
啧啧啧,殷重华连休了她这种绝情话都说出来了,太棒了,时机成熟了,她可以开口自证清白了!
女仆in小姐
她要让殷重华为刚刚说出这伤人的话而感到羞愧,要让他心存亏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