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新花嫁 線上看-第二十三章 重花節裡重花會 重花相逢會重花分享

新花嫁
小說推薦新花嫁新花嫁
第二十三章重花节里重花会重花相逢会重花
路上,粉衣小姐姐讲述了重花节的来历。重花节起源于晋朝,是晋元帝发明的。相传晋元帝有一位宠姬叫梅昭仪,特别喜欢跳舞,对舞蹈的造诣颇深。在当时可以说是众人模仿的对象,达官贵人都以认识梅昭仪为荣。认识了她意味着在音乐上都有着不一样的天赋。对音乐的理解也达到了新的高度。梅昭仪讨厌勾心斗角,整日缩在自己的寝宫之中,赏花、游园、跳舞。对其他俗事皆不过问,让晋元帝视若珍宝,时长流连梅昭宫缱绻缠绵。惹其他宫嫔不满,置梅昭仪于风口浪尖之上,水深火热之中。梅昭仪知道这些以后整日郁郁寡欢,不思饮食,紧关宫门,拒晋元帝于千里之外。晋元帝心高气傲,碰了几次钉子之后就赌气再也不登门。下令命侍卫把梅昭仪的寝宫大门封了起来,谁也不许进,谁也不许出。让本来就喜欢当个闲散舍人的梅昭仪撒了欢,终日沉迷于跳舞之中。命令把守在门外侍卫时刻监视里面动向的晋元帝得知了这一消息,气急败坏。想去找又抹不开面子,不找又整日想的厉害。擅长揣测君心的赵太傅,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为讨晋元帝的欢心,官位能再更升一级,积极出谋划策。最后同自己的门生们商讨出来了几个方案供晋元帝参考。力求晋元帝这一次就能攻开那厚厚的堡垒,重新获得美人的欢心。晋元帝整日在宫里愁眉不展,思美成疾。再加上外面那些莺莺燕燕觉得自己获宠的机会来了,整日打扮的花枝招展,拿着自己亲手做的小物件,不等宣见就直闯宫廷内室。一时间也是弄得晋元帝焦头烂额。想遣散三千嫔妃,奈何太后不许。太后看见梅昭仪如此识趣,命太廷赏赐了她的家人。叮嘱她没事可以不用出门,其实她想出也出不去。梅昭仪得到了这道懿旨更加喜出望外,把曾经让她处于风口浪尖上的晋元帝忘到了九霄云外。天天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养花、种菜、编舞、操琴,日子过得哪叫一个充实。晋元帝为了不打自己的脸,把自己朝思暮想的美人儿重新拉回来。就把那些莺莺燕燕都拉到了一个园子里,比试自己的才艺,展现自己的衣品。为了不忘以农为本这一条朝纲,命这些莺莺燕燕都向农人学习,不用宫侍,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以后这也就在晋朝成了惯例,每到荷花盛开之际就会举办重花会。重花会上可以比试自己引以为豪的才艺,也可以自己下水抓鱼,划船,戏水……风笑芸听完这个故事特别同情梅昭仪,可是感觉晋元帝怎么像个傀儡,一点实权也没有。那些女人都没拿他当回事,估计长的不怎么样。
粉衣小姐姐看到风笑芸脸上的表情,内心狂笑:“真好哄,随便编编就唬住了。她才不会说,这些是她家的宗主现编的。怕她们两个路上尴尬没话聊。不过总感觉有些奇怪,她家宗主从哪里收集来的这些小料。搞个什么东西还都有个名堂,连起源都给挖出来了。”
马车脚程很快,行驶了不到一个时辰就来到了目的地。马车刚一停下,就见旁边一拥而上十几名年轻的侍女,让没见过这种场面的风笑芸吓了一跳。粉衣小姐姐拉住了风笑芸的手,把她往身边扯了扯。风笑芸想着这种时候飞翠霞要是在就好了,两个人多少有个伴。可是她都不知道今天会出来,怎么可能碰的到一起。只见旁边的那些侍女来到马车前,弓背站立,其中一个甚至蹲下,示意风笑芸踩到她的后背上。只见粉衣小姐姐不动如山,一挥手,几十名宫女来到身侧,侍候两人下马车,换半辇。两个人上了同一个半辇,让一时手足无措的风笑芸暗呼庆幸。坐在半辇上,两人都没有说话。风笑芸仔细欣赏着沿途的风景,风景如画。这是她看了半天总结出来的,想在说点好听的词,奈何学问有限,有点词穷。抬辇的宫女好像有功夫,看得出来是个练家子,底盘很稳。她们很快来到了一个山坡,风笑芸担心宫女爬坡太累,有点想下来自己步行。粉衣小姐姐按住了风笑芸的手,示意她稍安勿躁。这是第二次被人说自己心急了。自己老是沉不住气,风笑芸在心里后悔。只见刚才在后面抬辇的宫女,手里的宣竿一滑,宣竿就变长了。风笑芸奇怪的盯着前面的宫女看,前面的宫女未动分毫。继续步履平稳的往上爬坡,半辇的宣竿变成了前短后长。粉衣小姐姐在右手边按了一个按钮,只见原本是敞篷的半辇成了有着顶棚的轿子。风笑芸暗自佩服能工巧匠的匠思,果然是360行行行出状元,哪一行都有特别有才的人。
轿子顺着山坡往上,一直来到了一个有亭子的地方。这时方才抬辇的宫女被替换下来,换上了几位着装相同的宫女。就这样来回倒腾了3回,方才抵达了她们今天要去的地方。风笑芸任由宫女搀着手,扶下了轿子。想抖一抖坐的发酸的腿,看了看四周,全是人,没敢这么做。令她大跌眼镜的是粉衣小姐姐直接就把自己的外裳给脱了,张牙舞爪的伸了伸懒腰。风笑芸想了想还是入乡随俗吧!先活动了下发僵的腿,又把自己的外裳脱了。脱完感觉没多大底气,又加上了件半袖披风。粉衣小姐姐用手摸着风笑芸的半披,笑着说:“你这件衣服挺别致的,谁给你做的。”风笑芸翻了翻包袱,看到里面还有件黄色带箭穗的。知道是给她的,拿出来交到粉衣小姐姐手上,抿着嘴笑着说:“给你的,估计是我娘亲放的。”
两个人携手到了温泉那,风笑芸看着温泉旁边的湖,想问一下:“怎么温泉旁边还会有湖?”粉衣小姐姐看出来风笑芸的疑惑,笑着说:“我这也有一样东西送你,不知道你赏不赏光收下。”风笑芸急忙道谢,从怀里的一个荷包里拿出了件回礼。笑着说:“你送我耳铛,我还你耳戒。刚才那件不算我送的,是我娘亲送的。”粉衣小姐姐看着绣的精致的荷包,笑着把荷包抢了过来,说道:“送我吧!”风笑芸点了点头。
两个人站在湖边等候,很快自家的宫女就把东西布置妥当。上来请辞,粉衣小姐姐笑着挥了挥手,宫女们就有序退下,在外林等候。风笑芸心里惴惴的,有点害怕,手心有点出汗。粉衣小姐姐看出来她的不安,小声说道:“待会给你见个人,保你见了不紧张。两个人玩的都能把我忘了。在这边没人管,就跟在自己家一样,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玩的越开心越好。越开心主人就会越高兴,说不定啊还会有什么新节目想出来呢?”她说完,手朝旁边打了个手势,她朝思暮想的朋友飞翠霞竟然是飞着过来的。她紧张的四处探了探,发现没人朝这边看,方才松了一口气。两个人一见面就手牵着手,开心的跳着。风笑芸也就忘记了刚才的紧张,飞翠霞摸着她的手有点汗意,手上拿着块手帕轻轻的擦着。边擦边说:“你什么时候能改了这个一紧张就出汗的毛病。”风笑芸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用擦干净的手,反握了下飞翠霞的手。
便利店上夜班的小恶魔
粉衣小姐姐笑着对两人说:“你们两个人就在这里玩,想怎么玩就跟那旁边的宫侍说,他们会安排。我还得去见下主人,等会再过来找你们。”
两个人笑着点了点头,粉衣小姐姐看着两个人这么可爱的模样,忍不住伸出了自己的魔爪,拧了两个人的鼻子。
两个人一见面便有数不尽的话聊。风笑芸把刚才从粉衣小姐姐听到的故事跟飞翠霞复述了一遍。还交流了一下心得,两个人都觉得应该给梅昭仪上柱香,掬一把同情泪。飞翠霞听说还能抓鸡,便自告奋勇的说:“待会我来抓,这鸡感觉跟孔雀差不了多少。”两个人叽叽喳喳的商量着去游湖,可是不会撑船。风笑芸不好意思的朝宫侍招了招手,跟他说想学划船。那宫侍迅速飞奔出去,不到半刻钟就把一切安排妥当。还安排了几个船娘,几个渔家打扮的小女孩。小女孩脸上发怯,颤抖着朝风笑芸她们跪下行了礼。飞翠霞对这些驾轻就熟,伸手做了个免礼的动作。两个人想单独跟船娘学划船,船娘摆了摆手,用手指了指旁边的几个小女孩。那几个小女孩上前行礼,想跪着跟两个人讲解划船的技巧。被风笑芸伸手挡住了,她受不了别人动不动就跟她下跪。小女孩口齿清晰,言语简短的对两人讲解了一下怎么样划船。一边讲,一边做着示范。两个人在浅水边认真的跟那些小女孩们学着,不到一会就能够把船划出去一米远。不过划得不稳,左摇右晃的。小女孩们在船上如履平地,丝毫不慌不乱。让两个人心里有了底气,两个人奋力的划了一会,那船好像跟她们作对似的,在湖心打转。两个人急的满头大汗,不知所措。小女孩们笑了笑,接过撑竿一撑,那船就开始往前走了。绕着湖划了一圈,船娘们接过撑竿,开始慢悠悠的划动。两个人在里面一会儿摘荷叶,一会儿采荷花。风笑芸从船舱里拿出来一面鱼网,两个人仿着渔民的样子,撒网捞鱼。可是收获微浅,只捞上来了一条小鱼。两个人大失所望,旁边的小女孩想出手帮忙,被船娘们制止了。飞翠霞有点不耐烦了,直接往水里一跳潜水去抓鱼。不一会儿抓住了一条大鲤鱼,两个人开始兴奋的大叫。风笑芸也抛弃了顾忌,跳到了水里进水捞鱼。鱼狡猾的从她手里溜走,临走还甩了她一脸水。气得她非要把刚才打她脸的那条鱼给抓住不可。玩到最后,早就忘了刚才那条鱼是哪条了。除了飞翠霞先前抓住的那条鱼之外,两个人一无所获。玩着玩着,两个人互相泼起了水。等到两个人玩累了,船娘方才把两个人从水里带出来。伺候着两个人换好衣服,又让小女孩们帮她们抓了几条鱼。等船一靠岸,几个年龄相仿的小女孩早就抛弃了顾忌,熟络的玩到了一起。
几个小女孩指导着风笑芸两个人抓鸡,等两个人费力的抓完之后,手脚麻利的把鸡处理好。两个人累的手脚酸软的躺在放有烤炉的草地上,一扭头看到了早就坐在了烤炉旁边等着吃的粉衣小姐姐。大为不满,蓄力站了起来,想把那粉衣小姐姐按倒在地。没想到那粉衣小姐姐也是个会功夫的,两个人的三脚猫功夫完全不是对手。两个人左右夹攻都没能碰到粉衣小姐姐的衣角,气得两个人在那里狂叫。粉衣小姐姐弯着腰对躺在草地上的两个人笑道:“吃点东西,有了力气再抓吧!我看你们两个就算是使出吃奶的力气都不一定抓的住我。”两个人根本没搭理她,被旁边烤鱼香味吸引住了。刚一烤好拿出,就被两个人抢了过去。让想给两个人除刺的宫侍抓了个空,宫侍无奈的笑了笑,悄悄行礼退下了。
看着两个人吃的狼吞虎咽,没半点淑女形象。让旁边的粉衣小姐姐也忘记了矜持开始了抢食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