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小說 明末之席捲天下 起點-第656章 跋扈鑒賞

明末之席捲天下
小說推薦明末之席捲天下明末之席卷天下
这王海亮当年骗过了赵大山等情报司官员,潜伏进旅顺,并且隐藏的很好。
直到后来丁毅重新和骆养性搞好关系,并每年上贡五千两银给骆养性时,骆养性这时有想法了。
因为骆养性一直觉的,自己派向旅顺的细作没一个回去的,肯定被人出卖了。
他觉的锦衣卫里有人出卖自己,而自己又拿了丁毅的钱,为什么不能自己出卖自己?这样显的自己有心交好丁毅,出门也不用带大队兵马了。
所以他干脆把前面派出的细作名字,大概样子都出卖给丁毅,这是向丁毅表示,我以后不和你对着干了,大伙都是好兄弟。
王海亮千想万想没想到,自己会是被骆养性出卖的。
逆 劍 狂 神 txt
不过他去了趟情报司后,整个心情也好多了,当天回到后勤处,有管事的找到他,向他表示,你来旅顺快十年了,按规矩,下个月加工钱一钱,达到七钱,和他婆娘一样喽。
王海亮开始三钱工资,每三年加一次,现在是七钱。
他听着管事的话,再次大哭,向旅顺总兵府方向,又磕了几个头。
—-
六月时丁毅回旅顺,没多久就来见王承恩,两人好久不见,王承恩再见他是表情有点尴尬,但丁毅还是很热情,一口一个亲切的叫王公公。
接着丁毅说道,除了有个别大将领兵在外,能回的都被叫回来了,可以听旨。
魏观不动声色,心想,现在辽东又没什么大战,什么领兵在外,你真会说的。
王承恩也高兴,被软禁在旅顺多日,终于可以宣旨。
丁毅做足规矩,摆香案,穿官服,带着众将来听旨,此时圣旨中提到升赏的人,基本都来了,只有赵大山在大员没回,还一个个向王承恩介绍。
王承恩乐呵呵的点头打招呼,众将无人有反应。
魏观一看就知道俱是骄兵悍将,除了丁毅,恐怕不服谁。
不知道这次的圣旨有没有用。
接着王承恩就开始宣旨,因为丁毅之前单独接过,此次就是升别人的。
崇祯这次为了拉笼人心,挑拔离间,是下了大血本的。
总兵就提了三个,张经为旅顺总兵,驻节复州和旅顺,徐威为东江总兵驻节金州和皮岛,沈世魁为援剿总兵官。
顺势把东江镇一拆为二,三个大将调走一个。
参将副将更是一大堆,宋飞,毛信,肖永秋等都升为副将,尚可喜,向怀来等升为参将,不在现场的赵大山也被升为副将。
升赏圣旨读完,照例要众人三呼万岁,以示隆恩。
结果现场一片安静,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低着头,也不出声,也不起身。
嘶,魏观看着这诡异的画面,实在是又羞又怕。
丽莎的餐宴无法食用
王承恩也脸色发白,不知为什么,突然心跳有点加速。
跪在地上的丁毅嗖的抬头,大叫:“臣领旨,谢圣上隆恩,万岁万岁万万岁。”
然后起身,快步上前,王承恩赶紧把圣旨递给他,好像生怕他不接圣旨。
来的时候,他就害怕丁毅抗旨不接,现在看来,还算给他几分薄面。
但丁毅接过旨后,王承恩等人发现其余的人都还跪在地上,也没人起身,也没人说话。
丁毅把圣旨拿在手上,左看右看,身后的人依然一动不动,
跪在地上。
这时王承恩的脸又开始发白,接着双腿隐隐颤抖起来。
丁毅看了足足有一分钟。
大厅里安静了有一分钟。
身后的整个东江镇大将,跪了足足一分钟。
现场死一般的寂静。
王承恩和魏观悄悄对视一眼,相互看到对方眼中的震动和惊骇。
“圣上,有心呐。”丁毅看了有一分钟,终于缓缓开口。
这时,他好像刚刚发现一样,一脸惊讶,缓缓转身,不高兴对诸将道:“你们还不接旨?”
“多谢圣上隆恩。”众人几乎异口同声,接着又叫道:“圣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诸位将军快请起。”王承恩赶紧道。
四周又是一片安静,诸将没有动。
刷,王承恩脸涨的通红。
“起来吧。”丁毅这时道。
众将这才纷纷起身,然后小心的站到两边,垂首而立,看起来无比的恭驯。
魏观在边上看的又羞又怒,大明史上最跋扈的总兵莫过如此。
圣旨在这些兵将眼中像屎一样,还不如丁毅随便说句话。
往深处想,这就和造反没区别了,丁毅的这些部将眼中还有朝廷,还有圣上吗?
但这还没完,众将起身之后,突然有人站出来,向丁毅道:“老夫年老体弱,想请辞归乡,回家种田,有负皇恩,愧对朝廷啊。”
正是沈世魁。
谷鵛
王承恩和魏观的脸色更难看了。
崇祯升沈世魁为援剿总兵官。
这个总兵是临时任命的,包括贺人龙,祖宽都干过。
之前就是祖宽,刚刚被崇祯斩了。
这个总兵官向来都是临时任命,做为客军用。
也就是用来剿农民军。
沈世魁被任命为援剿总兵官,就要负责带最少三千兵马,进河南等地剿匪。
这是没有驻地的客军啊,粮饷全靠明朝地方供给,一旦地方不供粮,部下军士极容易哗变崩离。
这也是祖宽很容易被抓起来砍头的原因。
像张经,徐威的总兵,都有节驻之地,可以自己练兵,征粮,囤田。
沈世魁这种总兵官算是最烂的一种总兵,吃力不讨好的,且很危险。
沈世魁当然明白这个道理,更别说他还是丁毅的岳父。
这要带三千兵马到外面剿匪,到时军火物资,粮食供给,全靠朝廷,连军饷也要靠朝廷。
丁毅不可能每个月运几千人的银饷到河南给你啊。
这不是找死吗。
王承恩是没想到沈世魁会当众拒绝,直接无视圣旨,这等于是公然抗命。
他脑子里一片混乱,还没想到该说什么。
丁毅却好声道:“岳父大人,这是朝廷的旨意,咱们身为大明军将,当无条件为朝廷,为陛下效力。”
“您虽然年纪确实有点大,但可以干两年再退不迟嘛。”
王承恩赶紧道:“就是就是,老将军正值壮年,还能再干几年的。”
沈世魁不满道:“我这么大年纪,骑马时间一长就受不了,老骨头都要摇碎,还让我各地跑来跑去打农民军,这不是故意要我早点死嘛。”
王承恩和魏观面面相觑。
“再说我皮岛,向来只擅长水师,没啥骑兵,朝廷给马给铁甲给饷吗?”
王承恩赶紧道:“援剿兵马粮饷由朝廷和当地提供,马具甲器当然由朝廷提供。”
“那我也不能去远,就驻德州吧。”沈世魁很干脆道:“要是驻德州,我就去。”
“。。”王承恩脸色异常难看。
援剿总兵官就是要到处跑,追杀农民军的,你要驻德州,还不如给你一个德州总兵呢,但这不可能,现在一个山东已经有好几个总兵,超过明朝任何一个时代。
况且德州又是山东府的,再给丁毅驻军,整个山东都要被他占了。
魏观则不动声色:“沈将军的苦处,等我们回报陛下,回报朝廷再做决定吧。”
王承恩心里百般滋味,这东江镇还有把朝廷旨意当回事的?个个把圣旨当成儿戏?
当然了,此时整个大明,各地武将差不多都是这个德性。
此次清兵入关,朝廷到处下令,圣旨满天飞,让各地入卫,后期更令助援济南,像祖宽,刘泽清等皆借口不前,刘泽清当时以山东总兵驻守临清,距离济南很近,也是借口说骑马摔伤,不去。
朝廷圣旨越来越没威严,王承恩脸上也无光。
宣完圣旨后,他便要离去。
临走时,他要求与丁毅单独私聊。
丁毅亲切的与他来到隔壁单间。
“丁总兵,这里没有外人,奴婢想与你说几句心里话。”
王承恩刚开口,就被丁毅打断:“王大哥, 其实丁毅一向也把你当成自家大哥,丁毅也说句心里话,王大哥虽然来自宫中,但为人敦厚,正直,忠心于大明,忠心于圣上。”
“丁毅是真心佩服,仰幕王大哥,丁毅自徐大堡出身以来,见过无数来自宫中的总监和分守,若论人品贵重,大明唯有王大哥。”
丁毅一口一个王大哥,把王承恩吹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敦厚的王承恩,还没开口,已经激动的说不出话。
他身为阉人,从小自卑,进宫之后兢兢业业,做事不敢怠慢,认真负责,忠心于崇祯。
也就是想得到别人的认可。
但大明朝上下无人看的起他们阉人,没想到,却能得到丁毅的认可。
“丁–丁总兵过虑了。”
王承恩一激动,差点叫出丁兄弟。
好歹他悬崖勒马,最后关头没叫出来,不然要让崇祯知道,肯定要雷霆大怒。
“王大哥刚刚想说啥来着?”丁毅又问。
“。。”王承恩刚才想说的话,突然间就全忘了。
他又仔细想了想,最后语重心长的道:“陛下登基以来,也曾殷殷求治,勤于政事,事必躬亲,夜分不寐,然,可能急于求成,有些旨意下的太过仓促,其实,未必是圣上本身的意愿,必竟朝臣们也能影响到圣上的决断。”
“但不管怎么样,圣上始终把丁总兵当成大明最能打的大将,圣上也是一心为了大明百姓–”